目录

Q1: 另类公主难当另类额附难做txt全集下载


另类公主难当另类额附难做txt全集下载

另类公主难当另类额附难做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另类公主难当另类额附难做第十二章

康熙三十七年四月初,天气已经很暖和了。

“皇上,你不是把容珠指给他了吗?为何要改呢?”说话的是静妃,她身穿藕合色外褂,周身镶有紫色大花边。

“那你不是也请人算卦了吗?说是只要与八字相合之人定婚,容珠的病就会全愈,可现在定婚之日早已过三年,容珠的病好了吗?”

静妃无言以对。

康熙皇帝微微一笑,对站在旁边的御前太监说道,“去请九公主过来吧!”

容珠坐着康熙皇帝特赏的杏黄色小轿过来了,随侍之人紧跟其后。

容珠身穿大红色舒袖衬衣,围脖手娟皆为杏黄色。她坐在临时摆下的椅子上,椅子上已铺上了淡黄色宫缎做好的垫褥。

“你想嫁人了吗?”

面对康熙皇帝突如其来的一问,容珠并没有慌乱,她显得很平静,“皇阿玛,这个问题,儿臣已经回答给您了,儿臣的心意到现在没有任何改变,请您放心。”

“是吗?”

“皇阿玛,您所给予儿臣的恩点,犹如天上的明月,又圆又大又亮,那是十五的月亮,这让他人羡慕不……

Q3: 求重生之公主难当by海米冬瓜


求重生之公主难当by海米冬瓜

文案:一朝重生,变成公主!可是两腿之间那淡淡熟悉的感觉是神马,这种轻微的下坠感不是在骗我!!李成明伸手一摸,尼玛这不是男人那玩意吗,为什么一个公主会长着这玩意儿啊~!!!Σ(°△°|||)︴还连驸马都给我选好了,你们要我怎么向驸马解释腹下三寸多出来的东西。逗我吗?混蛋!重生大神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驸马:公主,看你表情痛苦,似乎身体有些微恙,不如为夫替你把把脉。李成明小公主:给我死开啦,基佬!凸(艹皿艹)内有二逼受一只,人来疯!欢脱向~!HE!本无乃是无厘头,文笔渣,只为博君一笑,么么哒!本文是生包子文!!!内容标签:情有独钟欢喜冤家乔装改扮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成明,赵肃然┃配角:┃其它:

Q4: 求海米冬瓜《重生之公主难当》第48章


求海米冬瓜《重生之公主难当》第48章

赵肃然直到午间才从宫中回来。下人们将两人出行的物品也都准备妥当。

李成明本也是要前去向皇上辞别的。可是他担心乌奇木的伤势便没有离开,只让赵肃然代自己向皇上辞行便罢。

此次两人名为出游,实为查案。赵肃然也不想声张,他平日里嫌人跟着麻烦,本就不怎么带小厮在身边。此次更是孑然一身轻,只自己、李成明、知画、还有一个赶车的马夫,四人出行,一切从简行事。

之前还吩咐过知画,替李成明准备的换洗衣物,挑些朴素的带上,若实在没有,也就不用准备了,沿路城镇都有卖的,银两带够就行。

当然李成明想要坐着奢华凤辇出游的提议,也被残忍的拒绝了。

李成明一想到要和自己的那些宝贝分开,痛心嚎哭了起来。

他平日里无事,每天都是要数一遍宝贝,晚上才能放心睡觉。

如今自己不知道要离京城多久才能回来。一想到之后的日子再也见不到它们,直叫李成明潸然泪下。

可李成明千求万求,赵肃然也不同意让他带着任何一件财宝上路。

李成明当下就炸了!

最后还是知画在一旁好说歹说的才劝住了一副天崩地裂势要于金银财宝海枯石烂永不分离,你不让我带走财宝那大家都别想走了的李成明。

李成明这才失魂落魄的走回屋内,离开了存放着他那些宝贝的伤心之地。

赵肃然坐在屋中,看李成明一脸落寞,只能叹了口气软声道:“公主从小生在宫中,不知江湖险恶。此次我们出门在外,难免会遇到心怀不轨的人。俗话说财不漏白,我们带如此多的财宝上路,哪有搁在自己家安全?到时候被人盯上,只呢徒增麻烦!”

李成明哭丧着一张脸委屈回道:“道理我都懂,可是……”

“好了,此次我们前去淮南123言情查案,若是查出那些贪官私相授受的证据,回禀皇上。皇上定会论功行赏,到时候皇上赏给为夫的那份赏赐,也是公主的!怎么样?就别再为这些小事而烦心了。”赵肃然继续好声劝慰。

“真的?”李成明听完,瞬间两眼发亮,更刚才无比失落地人简直判若两然!

“……”赵肃然不知为何升上一股自己被骗了的受辱感,此刻却只能咬着牙点点头!

李成明当即心花怒放,激动的看着赵肃然:“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立刻启程吧,争取早点回来拿到奖赏!”

“……”赵肃然。

两人收拾妥当,正要出门,府内管家却手捧一顶红木方盒,急匆匆跑来。

“大人!刚刚门房收到了一个盒子。送盒子的人只说此物是送给尚书大人与公主的成婚大礼,他之前有事没有及时送来,今天路过此地正好补上!只是他声称还有急事,改日再登门造访。也没留下姓名,只把这盒子交给门房,吩咐务必交到大人手中,转身就走了。”

“哦?”赵肃然看了眼木盒,疑道。

“这是装着宝物的盒子,小的们不敢打开看是何物,特来呈给大人过目!这里还有一封信。”管家恭敬回道,说罢双手将东西奉上。

赵肃然将宝盒接过,放到一边,却先拿起信封,慢慢拆开。

李成明,自听见宝物两个字,双眼便紧紧地盯在宝盒上面,再移不开视线。此刻见赵肃然将宝盒放在桌上只拆那信封,情不自禁的一把将宝盒拿起,迫不及待地打了开来。

此时赵肃然也已经打开信封,白纸上却只写了一句“谨祝好友新婚,特此嘉贺!”。

赵肃然心中顿生疑惑,及喊道:“不好!有诈!”

李成明那边却已经将宝盒揭开只见那宝盒之内急射出一道细小黑影,直击李成明颈侧,等挨到皮肤后,瞬间钻了进去!

“啊——!”李成明顿时毛骨悚然惊叫出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皮肤底下快速移动,只一瞬间就窜到了后背!

赵肃然有心阻挡已是来不及,但他反应极快,一掌拍过去。李成明身上衣物俱被震碎。

赵肃然冲管家大吼一声:“你先出去!”走下动作却不停,将李成明整个人翻转过来。伸出两指,猛地一戳,截住了那东西去路。

戚府管家一时心慌,也没看清李成明女装下的异样。

李成明此时全身□□,只见他光洁的后背上有一怪异的突起物,在他皮囊下急速滑动,顺着脊椎一路直往李成明尾骨方向而去,却在最紧要的时刻被赵肃然截住了去路!

李成明此刻已被吓得六神无主,也没意识到自己在赵肃然眼前暴露了身份,只难耐的伸出一手往后背抓去:“是什么在动?好恶心!是什么?”

“公主莫动!”赵肃然急喝一声!

那潜藏在皮下之物却聪明至极,察觉到前路不通便立刻掉头转换方向。

李成明觉得皮肤下面那东西爬来爬去,虽不是多么疼痛,却觉得如万蚁噬心,抓心挠肺般的难受。似乎皮肤下面又有一股股小的电流,只叫人心痒难耐。

赵肃然双指含着寸劲,点在李成明后腰之处,连连几次都阻挡住皮下那物的逃窜方向,此刻赵肃然已经摸清了它的事实。左手一转,也不知从身上拿出了摸出一把利刃,那匕首刀刃反着冷冽的光,显是锋利至极。

“忍着点儿!”赵肃然说完手下再不迟疑,刀光一闪,刀尖直接刺向李成明后背一处,将那皮下突起之物挑了出来。

“唔啊……”李成明痛哼一声。

赵肃然紧盯着那物,见它才一离开李成明后背,便一掌拍出,打在那东西身上。看那东西没了生气,有转手在李成明伤口以外轻点两下,止住了正源源不断往渗血的伤口。

李成明捂着腰眼的伤口转过身来大喊:“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往人的身体里面钻?”

赵肃然捏起地上已成死物的小黑虫,回道:“这是蛊虫。”

“蛊虫?”李成明大骇,惊疑不定的看着赵虽然手中的小黑虫。

那东西此时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小肉虫,可是谁能想到他刚刚是那样的让人恐怖。可以瞬间破开人的皮肤钻进人身体内。

南疆蛊虫如雷贯耳!李成明以前在看过的小说以及影视剧中也听到过,这蛊虫往往都是最难缠的东西!一旦中了蛊毒之人,或是被人操控的失了心志,或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这可怖的东西又怎么会被人专门送到自己身边。

赵肃然脸色冷然,盯着蛊虫的双眼中似有无尽的寒意。

自己这次大意了!原以为那些人,看到柳谷双鬼的下场,会有些收敛。而且这么多天了,那边也没有一丝风吹草动,自己便有些疏于防范。

可恶!没想到还有这招等着自己。

赵肃然恨恨的锤了一下桌子。

李成明后背腰眼的地方破了个大洞,刚才情况紧急还没察觉出什么,现在痛感上来了,猛的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大喊道:“尼玛疼死老子了!我这都是遇的什么事儿啊~!我擦!”

赵肃然转头,见李成明喊的中气十足,嗓音高亢嘹亮,便知他并无大碍。

当下松了一口气,又促狭笑道:“公主难道真要一直裸着身,站在房里大喊大叫吗?公主不怕冷不要紧,可别冻坏了小公主啊!”

“……”李成明闻言低头看了眼自己裸/露在外面的二两君,又抬头看了眼盯着自己的赵肃然。猛地反应过来,当下哀呼一声,几步跑回床边,扯开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可他跑动之间带动了背后的伤口,当下是又痛又急,五官扭曲着都不知道作何表情为好。

赵肃然心中失笑,向外面高声问道:“管家可还在?”

“小、小的在!”外面回道。

“去拿些上好的金创药来。”

“是!”

赵肃然话音刚落,门却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

只见知画急忙跑进来,大喊道:“公主怎么了?奴婢刚好像听到了谁在惊呼!”

知画说完看着李成明整个人裹在被子坐在床上,地上还有一堆衣服的碎片。又不自觉得看向驸马,一脸惊诧。

两人这是在做什么?

“公主刚受了点惊吓,已经处理了,无碍。”赵肃然淡然开口。

知画看了眼李成明,李成明尴尬的点了点头!

李成明背后又痛,又想到刚才的蛊虫之事,忍不住开口冲赵肃然抱怨道:“那蛊虫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送这种东西到府上来!”

“这蛊虫产自南疆阴湿之地,叫做食阳蛊!中此蛊者,俱都要没天吸食男子的阳/精,否则便会如万蚁蚀心,五内火焚,最后肠穿肚烂而死。它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赵肃然坐回凳子上,手持食阳蛊,细细替李成明道来。

“……”男子阳精?李成明眉头一皱,看着蛊虫的眼神又厌恶的几分。

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变态的蛊,还差点便寄生在自己身上。

李成明顿时又气又怒,冲着赵肃然大吼道:“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成婚之日他们进宫行刺我就不说了!如今竟然将如此变态的食阳蛊送到你的府上!还连累的本宫几次三番的命悬一线!你简直……”

李成明指着赵肃然,努力的在脑中找一个最贴切的词去形容他!奈何李成明在这古代真是胸无点墨,憋了半天只憋出了一句话:“你简直是一个老鼠屎害了一锅汤!”

“……”知画满脸惊诧的看着李成明,公主怎么会说如此粗俗的话?好丢人怎么办?

被称作老鼠屎的人,却似乎并不恼怒。只勾唇一笑,和颜悦色地继续解释道:“公主,此事虽然冲为夫而来!但公主不知,此蛊虫却有一个十分奇特的习性。他虽为食阳蛊,但却只能寄生于男子身中。种了此蛊的男子,不管喜不喜欢男人,从此以后,都会只雌伏在男子身下,渴求男人。这次本是别人使诈陷害为夫!若公主真如之前言之凿凿所说那般,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儿身,今日这蛊虫恐怕会寄生在我的身上……”赵肃然紧盯李成明,嘴角慢慢裂开,温良的表象不复存在:“公主说,是也不是?”

一旁的知画闻言一惊,驸马知道了?

“我……我……”李成明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矛头又指向自己身上。当下偷偷拿眼角瞄着赵肃然的表情,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

赵肃然邪气一笑,哼了一声:“如今既然真相大白,那今天为夫不得不与公主好好计较一下。”

“计、计较什么?”李成明满脸紧张。

“公主可还记得为夫说过什么?”赵肃然倏然起身,一步一步走到李成明跟前,紧紧盯着他,嘴角的弧度邪魅狷狂:“公主忘了?那为夫替再重申一遍:若是为夫发现公主当日所说之话,有任何猫腻,一气之下会做什么,连我自己都说不准!”

赵肃然捏起李成明下颌,看着他呆滞的表情,眯眼笑道:“为夫现在,很生气!”

赵肃然直到午间才从宫中回来。下人们将两人出行的物品也都准备妥当。

李成明本也是要前去向皇上辞别的。可是他担心乌奇木的伤势便没有离开,只让赵肃然代自己向皇上辞行便罢。

此次两人名为出游,实为查案。赵肃然也不想声张,他平日里嫌人跟着麻烦,本就不怎么带小厮在身边。此次更是孑然一身轻,只自己、李成明、知画、还有一个赶车的马夫,四人出行,

“公主可还记得为夫说过什么?”赵肃然倏然起身,一步一步走到李成明跟前,紧紧盯着他,嘴角的弧度邪魅狷狂:“公主忘了?那为夫替再重申一遍:若是为夫发现公主当日所说之话,有任何猫腻,一气之下会做什么,连我自己都说不准!”

赵肃然捏起李成明下颌,看着他呆滞的表情,眯眼笑道:“为夫现在,很生气!”

赵肃然直到午间才从宫中回来。下人们将两人出行的物品也都准备妥当。

李成明本也是要前去向皇上辞别的。可是他担心乌奇木的伤势便没有离开,只让赵肃然代自己向皇上辞行便罢。

此次两人名为出游,实为查案。赵肃然也不想声张,他平日里嫌人跟着麻烦,本就不怎么带小厮在身边。此次更是孑然一身轻,只自己、李成明、知画、还有一个赶车的马夫,四人出行,

“公主可还记得为夫说过什么?”赵肃然倏然起身,一步一步走到李成明跟前,紧紧盯着他,嘴角的弧度邪魅狷狂:“公主忘了?那为夫替再重申一遍:若是为夫发现公主当日所说之话,有任何猫腻,一气之下会做什么,连我自己都说不准!”

赵肃然捏起李成明下颌,看着他呆滞的表情,眯眼笑道:“为夫现在,很生气!”

赵肃然直到午间才从宫中回来。下人们将两人出行的物品也都准备妥当。

李成明本也是要前去向皇上辞别的。可是他担心乌奇木的伤势便没有离开,只让赵肃然代自己向皇上辞行便罢。

赵肃然直到午间才从宫中回来。下人们将两人出行的物品也都准备妥当。

李成明本也是要前去向皇上辞别的。可是他担心乌奇木的伤势便没有离开,只让赵肃然代自己向皇上辞行便罢。

文档下载: W 导出为公主难当游戏攻略,求重生之公主难当by海米冬瓜.doc文档